阿蒙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火息

电视  2020/04/04

阿蒙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火息

姬歌出洞后没有一刻歇脚,背着沉沉的箩筐,马不停蹄地向盆地那里赶去。

周围有不少耳目,却都被姬歌小心的一一避开,好在他们安身地方回来的人数并不多,且大多都是很散乱如沙,没有组织,姬歌这里又地处偏僻,较为相安无事。

起了抢夺心思,不在少数的那些人就如姬歌所见,埋伏在大片人出入的洞口,待里面的人出来那刻便下手偷袭,猝不及防时候迎头一击,都是抱着一赌的念头。

成功成仁,或是白费时光,甚至若是触到霉头,招惹到的是不可敌的强横刺头,那更可能惨遭杀身之厄。

他们是一群亡命徒,还没有被那些股势力所吸纳,多是苦寻无果之下,便断去了自己寻找矿料的念头,寄希望于此举。

姬歌寒着脸,紧了紧后背的箩筐,肩上的疼痛早已麻木,趴伏的身躯差点被传来的沉甸甸的重量压垮。在一处土皮下潜藏身子,他眼眸冷冷望去,所见的比之前加起来的人都要多。

那些是反应过来的势力下达的封锁,将去盆地的必经之路上断绝,横截在半途,以冷硬漠然的面孔盯着每一个想通过的路人,眼底下满是火热和贪婪之色。

姬歌收回目光,缩回了头颈,侧靠在那里,他看到了有几个莽撞妄图冲过去的人,他们背上箩筐的声音沉闷,显然是有东西,但姬歌不用多看,就知道被这样一群饥饿的虎狼包围住,会是怎样一个下场。

果然,没有片刻,那儿就传出怒吼、愤然骂口以及拳打在肚皮上的闷哼,最后是阵阵肆意张狂的大笑。

路人遍体鳞伤的身躯被随意扔在道旁,箩筐被重重丢在他们的身上,他们明显克制了力气,并没有更过分地下死手打残,或是把箩筐也一连抢过来,而是留给了他们。

每人对他们怜悯或者说一句话,但其意思不言而喻,还要去利用他们伤势恢复过来后去找寻更多,这样让人不堪忍受的羞辱,没有更硬的拳头,承受不来也只能默默承受。

那些路人明白过来,拖着伤体蹒跚离开,也有明白不了的人,躺在那里,面如死灰,眼睛无神望着穹顶,难以接受这宿命般的压迫遭遇。

血菱出现的那刹那,还以为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,可是始终就是在原地翻转,头上踩着一只脚。

摆脱,永远也摆脱不了这样任人凌辱的命运吗?!

他们其中有人最后彻底崩溃,被残酷现实折磨至疯癫,成了痴傻的木头,嘿笑着摇摇晃晃离开这里走远了,不知归处,看样子却不像是回去的方向。

更多人是认清了,并且认命,抽去骨子里最后一缕莫名其妙的骄傲,全身上下的硬度被打软打折,低头跪膝依附在大势力上,成为当初自己最痛恶的助纣爪牙。

这一切,姬歌不知道,也没有精力去关心。此刻他侧靠在土皮后,隐藏行迹,否定现身鲁莽强行冲破阻挠的冲动,那只会赴了后尘,他们人太多且自己伤还在,决定还是避开锋芒。

他委身前行,不时匍匐蹲下藏匿身形,却速度保持着未变,奇快无比,宛如鬼魅飘过,迅速冲破一个又一个视线的死角。

姬歌彻底放开了自己,如同解封,两年来从未如此脚下使出全力,也从没跑得如此肆意,来去如风,快到即使瞥到也只是模糊影子一闪而过,令人怀疑自己眼睛发花。

沉重的箩筐并没有影响一丝他的行动,敏捷如豹,他的气血随之发热中隐隐溢出,闪转腾挪着急速前行,似乎永远不会疲惫。

他的动作起伏很大,落下的动静却诡异的很小,脚步声轻柔,极为控制,箩筐里的矿料没有掉出一块,哪怕是不起眼的边角,也可能暴露出他。

一定有人已经成功进去,甚至可能换得了血菱,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快反应过来,意识到有利可图,念头一生出就眼睛发出骇人的光亮,炽烈的贪欲驱使下沿路设下拦阻。

姬歌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下达这样的命令,封死去巨坑的前路,完全不给剩下的那些不属任何势力的人活路可走,但他对那个人绝无好感。

所作所为,甚至是势力本身的建立不过就是他们自私自利,收服他人终究还是为更方便直接的为自己牟利,将属于他人的资源掠夺过来占为己有,却如同在吸噬那些人的精血一般,不同的是,扎根在活人身上。

姬歌想着,脸色阴沉,脚下却未曾有半分减慢,绕开了很远渐渐深入,盆地巨大,他们不可能全部封住,有再多的人手都不行,姬歌逐步临近了巨坑所在。

毕竟时间太少,那些势力之间也不可能和洽,彼此间充满了冲突和暗斗,姬歌偏离在外,游走在空白的地域一路畅行无阻,即使有过人注意,但都被他险之又险的化解。

和姬歌所想不一样,越靠近巨坑,人居然越发多了起来,像是形同包围了起来,在那处远方的圆形孔丘蒸腾出白茫茫雾气的界限处最为明显。

雾气遮掩下,姬歌仔细找寻很久,竟找不到三丈没有人的地方可以潜行进去,比一路来都要严密。

他的眸光一冷,寻到一处附近人手最少的地方骤然冲出,暴走的身形如一头出狱的猛兽横突右撞,背负着沉沉箩筐,黑气滚滚如烟,凶光闪现,一时间竟无人能留的下他。

在撂倒打翻三四人之后,姬歌脱身而去,那些人哀嚎着揉着痛处,却目光相觑,在短短时间用眼神交换了各自心思,竟是欺瞒下来,没有去叫人前去追赶姬歌消失的身影。

姬歌在抽身而去很久,脚步才渐缓,没有发现追来的痕迹,周遭更是空旷无一人,那些封锁线在这里好像就此断了。

看来他们还是忌惮着巨坑那儿的黑衣人,不敢做得太过放肆,冒犯那些戾气充沛的凶人。

姬歌发丝还尤有潮意,身形自在了一些,脚下却没有慢多少,朝巨坑而去。

直到坚如城墙的巨大翻开土皮的显现,姬歌眼一凝,身子快了几分,在重踏而上后高高跃起,因为背后肩负彷如几人的重量,身形像灌了铅似的倏然砸进坑内。

并未迷茫去路,他径直奔向坑底平地的尽头,直接在一处向下张望后小心翻身下去,落在一条羊肠般的小径上,待立足稳住,才向下缓缓前行,从这条盘绕柱身的道路上旋转而下。

宽不过两个姬歌并肩,其下就是看着深不见底的沟壑深处,坡度极陡,不可丈量,侧目一望,就直叫人目眩昏迷,身心生畏,行走在上危不可言。

姬歌脸几乎是贴着石壁,横身脚下极其谨慎地动着,这是一种无形的折磨,虽然没有风声灌耳,也能令人在绷紧中精神衰竭,周遭晦暗无光,却让姬歌仿佛所见是那日被丢下崖台为女师采泥的那个白日。

只是这上面没有铁索可以抓牢,无所依靠,一不小心就会跌足进黑暗里被吞没干净。

好在坑内并不算潮湿,很是干燥,姬歌走得很慢却很稳,不担忧会脚下一滑滚落下去,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他手上已渗满了冷汗,怎么擦也擦不干,只觉背后箩筐愈发沉重,像黑暗里有只无形大手在拉拽一样,走到差不多如半山腰的位置,姬歌眼前都有些发昏。

额头上蹭得都是灰,鼻息飘来很淡却很难名的味道,让姬歌这种发昏的感觉愈加强烈,他眉头紧皱,后背湿透,有股刺骨凉意让他微微清醒,黑气顺念而出,托扶着他的身躯。

行走的黑暗中,他的身影却在黑气熏染下,更加不明。

姬歌抿着无血色的嘴唇,龟速绕着柱身不知有多少圈数,突觉一股热烘烘之意从下袭来,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沉闷,像死水般停止了流通,他的眼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,却仿佛看到了燃着的火,映在瞳孔深处。

他莫名感觉,应该就快要到头了,不,是到底了。

巨坑撕裂地底深不知几尺的沟壑底下,但姬歌还不确定,是否真的会在这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秦皇岛治疗癫痫病医院柳州男科专科医院有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吗

淄博妇科治疗费用
更年期痛经的原因
陕西治疗早泄医院
相关推荐
Angelababy聚会抽电子烟网友人设搭配

Angelababy聚会抽电子烟 网友:人设已崩  最近某娱乐大号拍摄到baby与姐妹聚餐的场但多数地区价格仍然报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9:57:25
羽泉新歌月光海报首发温暖笼罩轻声吟唱搭配

羽泉新歌《月光》海报首发 温暖笼罩轻声吟唱羽泉新歌《月光》海报 中国娱乐网讯 昨日(9月7日),国内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9:54:39
美国选出全球25位最性感男士陈冠希排第1搭配

美国选出全球25位最性感男士 陈冠希排第15名陈冠希自年初的慾照风波后已甚少露面,不过他最近探索上古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9:31:37
毕福剑为潘晓婷题字出错毕姥爷错两字遭调侃搭配

毕福剑为潘晓婷题字出错 毕姥爷错两字遭调侃【www.ycykyl.com--内地】近日有网友将潘晓婷去年的一条微博翻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5:11:40
影子爱人为爱人在床上做可爱的骗子搭配

【影子爱人】为爱人在床上做可爱的骗子【www.ycykyl.com--内地】大约50%的女人承认自己伪装过性高潮。这是不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5:04:43
实力宠粉陈奕天参加大秀为粉丝临时更改节目搭配

实力宠粉陈奕天参加大秀为粉丝临时更改节目获全场鼓掌>陈奕天有求必应暖男举动让粉丝泪奔 被称宠粉男...

电视 · 2020-05-21 04:47:37